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

本人今日头条号的第一篇文章:《写好楷书才能写行草?纯属瞎掰!》一发出来,不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是石破天惊了!之前想到会引起很多网友的评论,但没想到几乎95%的网友都在批评和谩骂。有网友甚至把本人比作凤姐,甚至凤姐还不如。还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谩骂语言。这正常吗?

我这篇文章的出发点和本意(原标题:《无知可以,再加上自以为是,就相当可怕》)就是告诉那些初学书法的人,在对书法艺术还知之甚少的时候,不要无知者无畏的妄自评价别人搞了一辈子的书法艺术,可广大网友还是这么做了。这正常吗?

我 觉得评论的400多人中,绝大多数都不是搞书法专业的,喜欢书法对书法艺术热爱到读过书法史的人也不会太多。我的猜测可能不对,请原谅!我想绝大多数的评 论者还是凭着自己对写字漂亮、秀美、流畅的要求来要求我的书法风格。看到我写的书法很笨拙、古朴,不好看,就大加鞭挞。古人书论讲:“人品即书品”,对人 的要求就是对书法的要求。那么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喜欢表里如一真诚朴实的人呢,还是喜欢外表华丽漂亮,而内心并不美好(或不如外表那么美好)的人呢。所以 字如其人,我们看一个人的字,也不要仅停留在表面看是否漂亮秀美,而是要多看内在的东西,也就是内蕴。真正认识一个人,要日久见人心,辨才须待七年期;而 为什么不搞书法专业的人就这么轻松,一眼就看懂了别人书法的内蕴?我想还是看表面的多吧。话说回来,我就是一个朴素的、笨拙的人,您非要让我把字写得多么 漂亮潇洒,从技法而言,我也能去写漂亮,但我内心里为了讨好您而扭着劲,多别扭啊。内心不真挚、表里不如一,你想会有好的书法艺术产生吗?这不正常!

我 再引用那篇文章的一段话:“我们可以想像让一个不懂音乐的非音乐专业人士去指挥一个交响乐团演奏的感觉吗?这对于其他专业都不是问题的问题,而在书法艺术 专业就是问题。因为很多人把写字和书法当成一回事,认为自己会用毛笔写字就是书法艺术,其实被誉为“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的书法艺术这门专业真的很高精 深。笨想一下,凭什么别人穷期一辈子的研究都不敢说研究透了的一门专业,而您从不涉足或偶尔涉猎,就可以研究透了,就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不大可能。 否则就是别人都是傻瓜,只有您是天才。”当我们不是做专业的,对一个专业研究不深,甚至知之甚少的时候,看到看不懂、不理解的事物,不妨认真研究一下或是 听听专家的意见,这是文明也是礼貌。

在最后,给大家推荐一篇上海复旦大学沃兴华教授关于“丑书”的一篇文章,大家看看非常有影响的著名书法大家怎么说。——张俊东

丑书论(上篇)

文/沃兴华

长 期以来,一直在各种网络和报刊上看到批评“丑书”的文章,前不久《中国书法报·争鸣版》又以“观照‘丑书’”为题,准备“陆续开展对于‘丑书’的讨论与争 鸣。提倡针对当代书家的作品进行理性批评与阐述”,试图把这场批评引导到一个正常的学术轨道上来。想法很好,但是笔者觉得“丑书论”本身很丑陋,不可能引 起学术争鸣,产生积极意义,甚至会进一步恶化书坛空气,因此写了这篇文章,表达自己的看法。

一、“丑书”是“俗书”的天敌

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上篇)

在 中国古代的艺术理论中,“妍”和“丑”常常以并举的形式出现,文论如此,画论如此,书论尤其如此。例如宋代欧阳修的《集古录》说:“所谓法帖者……逸笔余 兴,淋漓挥洒,或妍或丑,百态横生……使人骤见惊艳,徐而视之,其意态愈无穷尽。”元代马致远赞叹张玉喦的草书说:“千般丑恶十分媚,恶如山鬼拔枯树,媚 似杨妃按《羽衣》。”在这些论述中,“丑”和“妍”是两种相反相成的审美内容,“丑”相当于阳刚之美,“妍”相当于阴柔之美。

到了今天,人 们在研究艺术时,往往引用西方现代美学,将“妍”等同于优美,将“丑”等同于崇高之美,或者叫壮美,并且对它们的表现形式以及审美感受作了深入阐述。李泽 厚先生在《关于崇高与滑稽》一文中认为,优美的表现形式为光滑、精细、柔软、均衡;崇高之美的表现形式为粗糙、巨大、瘦硬等。优美的对象给人的感受比较和 谐、优雅和平静;崇高之美的对象给人的感受则常常更为激烈、震荡,带着更多的冲突、斗争的心理特征。

“妍”和“丑”虽然风格不同,但都是审 美对象,历代书法家在创作时会想方设法地去加以表现,有时偏重“妍”,有时偏重“丑”。因时而异,各擅胜场。然而当一种风格的追求走到极端时,也就是被大 家普遍接受,在视觉经验中认为它和谐、优雅和平静,奉为优美的典范而竞相效仿时,往往会陈陈相因,内涵越来越空洞,形式越来越简单,千篇一律,千人一面, 从通俗走向庸俗,成为“俗书”。于是就有艺术家出来,用一种新的风格进行反拨,挽狂澜于既倒。这种风格“带着更多的冲突、斗争的心理特征”,一般都表现为 “丑”的审美特征,如拙朴、怪奇、犷野、跌宕、雄肆等。它们超出了“俗书”者褊狭的视觉经验,开始时往往不被接受,遭到各种指责和诋毁。“反者道之动”, 正因为代表了生、代表了力,所以会在各种批评指责中逐渐完善,最后被大家理解和接受,在视觉经验中成为一种新的和谐、优雅和平静,成为新的经典,然后又被 大家模仿,逐渐走向程式化、走向僵化,成为新的“俗书”,催生出新一轮的“丑书”。书法艺术的发展就是这样,在“妍”与“丑”的轮替中不断地扩展和丰富自 己的内涵。

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上篇)

举 一个例子,“二王”书风盛行于唐代,到宋初刻《淳化阁帖》,一半是“二王”作品,大家都奉为圭臬,规规模拟,书风日益妍媚、萎靡,走向滥俗,黄庭坚因此批 评说:“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妇梳妆,百种点缀,终无烈妇态也。”于是在苏轼、黄庭坚和米芾的带领下,掀起了一场以“丑”为美的创新运动。苏轼说“石文而 丑”、“丑石寒松未易亲”,米芾也崇拜丑石,他们在书法审美上主张“守骏莫如跛”“璧美何妨椭”(苏轼),“凡书要拙多于巧”(黄庭坚)。他们在创作上强 调“意造”,也就是个性化的变形。苏轼书法的特点是左低右高的结体,宽扁的造型,偏侧的用笔,大小错落的章法;黄庭坚书法的特点是锯齿般起伏跌宕的点画, 长线与短点的组合,内紧外松的结体;米芾书法的特点是七歪八斜的造型,弯弯曲曲的线条,或粗或细反差强烈的点画。这些写法在今人眼中已成为经典,见怪不怪 了。如果设想一下,回到宋代,举目书坛,不是“二王”便是唐法,猛然看到如此怪异的书风,谁都会大吃一惊的。如果说“二王”是在自然书写的基础上追求美的 表现,那么宋代创新书风则完全抛弃了自然书写,无论点画、结体还是章法都处处有心机,处处有表现,宋代创新书风与“二王”书风区别之大,远胜于今天创新书 风与传统书风的区别,因此一开始就受到“俗书”派的猛烈批评,这些批评的文献记载后来因为革新书风成了经典而归于湮灭,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仅存的片言只语 中,想见当时争辩的激烈。苏轼所说“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显然是一种反击:我的书法是“意造”的,点画是随意的,你们用不着以各种教条来吹 求。黄庭坚为此一而再、再而三地为苏轼辩护:“今俗子喜讥评东坡”,“士大夫多讥东坡用笔不合古法”,“或云东坡作戈多成病笔,又腕着而笔卧,故左秀而右 枯。此又见其管中窥豹,不识大体,殊不知西施捧心而颦,虽其病处,乃自成妍”。宋人曾敏行的《独醒杂志》记载,苏轼与黄庭坚论书,互相谑称“石压蛤蟆”和 “死蛇挂树”,其实也是舆论的反映。宋代创新书风以“丑书”反“俗书”,煞住了“二王”书风的继续滑坡,将书法艺术推进到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再举一个例 子,清代碑学是对帖学“俗书”的反拨,也是在被妖魔化的诋毁中艰苦探索,一步步走向成熟,最后将书法艺术从“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境中带到了“柳暗花明又 一村”。当时傅山在《霜红龛集》中提倡著名的“四宁四毋”:“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所谓的巧、媚、轻滑和安排就是帖学末流 走向程式化以后“俗书”的毛病,所强调的拙、丑、支离和直率都是碑学书风的基本特征,每一条都是以“丑”为美,每一条都是针对帖学“俗书”的反拨。综观书 法艺术的发展历史,任何一次从“妍”到“俗”走向衰退时,都会经过以“丑”为美的变革而浴火重生。“丑书”是“俗书”的天敌,而且又是“俗书”的克星。

二、当代“丑书论”的堕落

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上篇)

从 20世纪80年代开始,书法艺术借助改革开放的东风,“咸与维新”,创新这面时代的旗帜也成为书法艺术发展的标志,到20世纪末,不仅蔚然成风,而且涌现 出一大批既传统又新颖的作品,涌现出许多著名书法家,彻底改变了几十年来因循守旧的局面。这种创新书风当然也遭到了反对者的批评,被贬斥为“流行书风”或 者“丑书”,开始时主要是“流行书风”,意思是短暂的、昙花一现的,包含着不屑一顾的态度,到后来进入新世纪,反对者的批评更加激烈,用种种的“莫须有” 罗织成一顶“丑书”的帽子,扣在创新书风头上,张口闭口讨伐“丑书”,有一种要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情绪。

当代“丑书论”对创新书风的批判,第 一个理由是“看不懂”,所有文章和言论几乎全都以此作为立论根据,甚至是唯一的根据,只要“看不懂”的就可以指斥为“丑书”加以否定。第二个理由是狂怪、 丑恶和丑陋,以通俗意义上的丑字来偷换传统书论中的“丑书”,否定它的审美内容,抹黑创新书风,将奇崛、雄肆、浑朴、苍厚等阳刚的崇高之美妖魔化了,这种 简单和粗暴的理由放弃了艺术的本位和学术的立场,当然不可能否定创新书风,因此为了达到目的,它们不得不借助其他手段。

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上篇)

一 方面依靠辱骂,而辱骂又没有根据,于是就不顾事实,“小人喻以利”,以己度之,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创新探索都出自名利之心:写“丑书”就是因为临摹不好, 缺乏基本功,因此想投机取巧,通过旁门左道来走捷径出名,(其实,被他们所批评的“丑书”代表书家大多是当代书坛顶尖的临摹高手);写“丑书”就是为了迎 合市场,搏出位,博眼球,目的是想以售其奸,骗取经济利益。(其实,当今市场最受欢迎的是工工整整、规规矩矩的字)。同时上纲上线,指斥写“丑书”的人不 懂历史,没有传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是书法艺术的罪人,是民族文化的罪人(其实,被他们所批评的“丑书”代表书家大多是教授、博导,著述累累)。他们 千方百计地将创新书风往名和利上引申挂靠,挑动起这根一般人最敏感的神经,然后依靠大众传媒群起而攻之,讽刺啦,嘲笑啦,辱骂啦,在一片嚷嚷中,发泄自己 对名和利的渴望。

另一方面又想依靠权势。因为“丑书论”没有一点学术性,所以谁都可以把它作为工具来利用。今年,中国书协要改选了,各大网 络纷纷登载了《危害中国书法的“欺世丑书者”即将被终结》一文,打开电脑百度,整整两个页面上的目录全都是它的转载,文章首先用夸张的描述,大肆渲染当今 “丑书”怎么流行,从上到下,从作品展览到理论研究几乎全是“丑书”的一统天下,给人感觉传统书法在“丑书”的压迫下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然后它却不从 艺术上去分析到底什么叫“丑书”,“丑书”的风格特征是什么,又不从时代文化的角度去考虑如此有生命力的“丑书”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一味地认为是少数人提 倡的结果,企图挑起人际战争,为争权夺利制造舆论。文章观点荒谬,语无伦次,最令人费解的是在文章中被描述为横行天下的“丑书”怎么在标题上没理由地说 “即将被终结”了呢?明显地文不对题,我不明白这种说终结就能终结的力量何在!上海市书协也要改选了,在上海市文联的机关刊物上同样又刊登了这篇文章,两 相对照,有意思的是在文章结束时特别增加了一句:“笔者是想通过此文,引起各方特别是书法上层的重视,以端正中国书法的方向。”什么叫“各方特别是书法的 上层”?图穷匕首见,原来作者把终结的力量寄托在了协会换届时的行政干预上。由此可见,文章对“丑书”夸大其词的危言耸听其实是想让执政者感到不安,有必 要加以干预,夸大个人的作用是指示打击的目标。把一种艺术创作和学术问题导向权力恶斗,这是“丑书论”最彻底的堕落。(未完待续)

沃兴华简介:

1955 年出生。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院研究员,上海市书协副主席、秘书长,曾任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系教授。1973年起,不断有作品参加上 海市、全国及国际间的重大展览并多次获奖。多次举办个人书画展,作品为国内外许多博物馆收藏。除在历史学、古文字学等方面发表了许多著作和论文外。历任中 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展评委,上海市书协秘书长,流行书风展主持人等。

俊东说画/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天学国学 » 看了就喊“丑书”,其实是你根本不懂书法 | 丑书论

赞 (1)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
  1. MTxgx
    MTxgx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