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哲学,文艺之价值

人类之文明得以孕育发展,赖有伟大之哲学家引导也,两千多年前,希腊出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三大哲学家开启西方传统哲学,中国出孔丘,孟轲,荀卿三大儒家圣贤兴起中国儒家文化,并震砾古今,而辉照中西也。

王国维曰:“天下有最神圣,最尊贵而无与于当世之用者,哲学与美术是矣。天下之人嚣然谓之曰无用,无损于哲学,美术之价值也。至为此学者自忘其神圣之位置,而求以合当世之用,于是二者之价值失。夫哲学与美术所志者,真理也。真理者,天下万世之真理,而非一时之真理也······唯其为天下万世之真理,故不能尽与一时一国之利益合,且有时不能相容,此即其神圣之所存也。”呜呼!今人专倡功利之学,哲学衰靡而不振,美术寂蔑而难闻。岂独中国哉,西方亦然。政治,经济,企业之学盛行于世,天下熙熙,逐利往来,孰能清心,不沾尘俗,而研此高雅之学哉?

余友王忠超倡扬传统文化,而甚推尊《弟子规》,余谓王曰:“《弟子规》者满清秀才所著之书,多言顺从,其学粗浅,有何价值?古代经典不少,何多推行此书乎?”王曰:“经典亦須契于现实,若不能用,经典唯束之高阁,何若推广《弟子规》以行于世哉!汝学虽博,而不成系统,多为无用之学,宜多读有用之书。《弟子规》文虽粗浅,而甚阐为人处事之理,实足以救当今社会之弊。”

余弗能答。余闻庄子云: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余志在弘扬圣道,超越尘世,索万世之真理,开千古之哲思,岂屑于一时之用哉!哲学者,无用而大用也。余不愿为政治家,而求为哲学家。

当今之世谈政治,企业者多,而谈哲学,文艺者少。以政治企业为实用,哲学,文艺为玄虚无用,谈无用之学,是清谈也,清谈误国,安能不鉴?呜呼,此鄙夫之见也。政治,企业者,世俗之用也,其所为用,多合于时,而鲜能泽披百世也,而哲学,文艺虽无实用,而无所不用,其长久性,永恒性,神圣性,其价值之高,影响之深,远非政治,企业所能比也。鲁迅言:“医人体不如医人心。”政治,企业所医者,体也,哲学,文艺所医者,心也。政治,企业,表面也;哲学,文艺,内在也。而哲学,文艺成为政治,企业之附庸,无独立之位置,诚可悲也。 今之社会,反权威者愈多,权力意识愈加淡化矣,而崇物拜金者愈多,物质主义颇为盛行。吾恐将来之社会,企业家取代政治家之地位,以钱衡量人之高低,而哲学,文艺益以凌替,成一索然无味之残酷世界!吾辈其努力之!提高哲学家,文艺家的地位,这个社会才会变得美好。

王国维说:“生百政治家,不如生一大文学家。”

彼论曰:“ 政治家与国民以物质上之利益,而文学家与以精神上之利益。夫精神之与物质,二者孰重?且物质上之利益,一时的也;精神上的利益,永久的也。前人政治上所经营者,后人得一旦而坏之。至古今之大著述,苟其著述一日存,则其遗泽且及千白世而未沫。故希腊之有鄂谟尔也,意大利之有唐旦也,英吉利之有狭斯丕尔也,德意志之有格代也,皆其国人人所尸而祝之社而稷之者,而国民之所恃以为生命者,若政治家之遗泽,决不能如此之广且远也。”

岂不然哉!当清末民国之时,而知文学之重要性,与严复之轻文甚相反也。

公众微信:每天学国学    陶扬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天学国学 » 论哲学,文艺之价值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