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中那些生死相隔的爱情

长相思•塞雁高飞人未还

李煜娥皇这对小夫妻,完全忘记了尘世烦忧,沉醉在歌舞诗词、花前月下,在历史画卷里留下了许多温情的画面。

陆游在《南唐书》中记载:一次夜宴,酒到兴处,周后举杯请后主起舞。后主推托说:“你若能制一新曲,我便舞。”

周后嫣然一笑,千娇百媚一转身:“这有何难。”说着拿起纸笔,口中一边轻轻唱着调子,一边奋笔疾书。一阕新曲转瞬间就填写出来了。

周后用琵琶弹奏出来,旋律谐美,清新入耳。李煜惊喜不已,大叹周后果然思维敏捷、才华横溢。兴致盎然地起身,和曲而舞。此曲后由此得名《邀醉舞破》。

也许,他们在彼此眼神中才真正品尝到两情相悦的幸福和甜蜜。二人的幸福溢满巍巍皇宫,周娥皇在李煜心中的地位也更加不可或缺。

然而,上天总是嫉妒人类的完美。这样的爱情却在十年之后成为千古之憾。

世事无常,幸福的离去总是毫无预兆。沉浸在恩爱中的李煜和周娥皇都不曾想到,他们在人世间的姻缘竟会如此短暂。

李煜“专房之宠”使得周娥皇在十年间为李煜连生了三个儿子,孩子们个个乖巧俊雅、聪明伶俐。在三个孩子中间,娥皇最宠爱小儿子仲宣,特别将他放在自己的宫中亲自照顾,而不肯假手侍佣。

据《玉壶清话》记载,后主幼子仲宣少敏慧特异,眉目神采如画,很像他祖父当年容貌。三岁的时候就可以背诵《孝经》和古杂文,如此聪慧神童令人咋舌,恐怕就是当年骆宾王也不能相及。后主常将仲宣放在膝盖上教他识字念书,仲宣学会数万言。

然而夫妻二人对幼子的疼爱却换来了一场悲剧的序幕上演。

据传,李煜二十八岁那年,二十九岁的周娥皇偶感风疾,因为怕传染给年方四岁的爱子,于是将仲宣从自己的宫中迁出,往别院抚养。

意外的是,仲宣在迁出皇后宫中的数日后竟然突发急病夭亡了。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无疑是剜心割肺般的疼痛。爱子如命的周娥皇听闻消息后当场晕厥,病情急剧恶化。

周娥皇认为是自己的贸然之举害死心爱的儿子,如果不是把他迁往别宫抚养,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伤心之余又无时无刻不感到愧疚自责。

在丧子之痛与疾病之苦的双重打击下,这位美丽多情的皇后从此一病不起。

一直被后人称颂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李煜像照顾父母般细心地照料着周娥皇,“药非亲尝不进,衣不解带者累夕”。这让娥皇在临死之际,心满意足地对后主说:“婢子多幸,托质君门。冒宠乘华,凡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

短短二十四个字,总结了二人此生美丽的姻缘。

女子之幸莫过于嫁给一个爱自己、疼自己的人,不管有没有荣华富贵,两人互相赏识、同心同德、相携相守便是几世修来的福分了。

更何况对娥皇来说,荣华富贵、至尊的地位与知己般的皇帝丈夫皆拥有之。女人们想拥有的东西她几乎都有,古往今来能有几个女人可以得到她所拥有的?也难怪她说“女子之荣,莫过于此” 了。

只是这福气太短暂,周后还是在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里告别宫廷、告别李煜,香消玉殒了。

娥皇死后,李煜悲痛欲绝,闹着要跳井殉情。其后因悲伤过度,以致身体极度消瘦,“哀毁骨立,杖而后起”。

作为一个拥有美女无数的皇帝,能为皇后如此伤心伤身的,千古以来也就李煜一人吧。

事情总是具有两面性的,李煜作为男人,尤其是在男权称霸的封建社会中的人中之龙,能够专宠娥皇十载实属不易。他毕竟不是圣人,不能像圣人一般耐得住寂寞,不能一生只为一个女人而生。

有人说李后主在大周后死之前,就与小周后偷情了。

病重的娥皇本来沉浸在丈夫悉心的照料中,以为他的爱全部在自己的身上,须不知那爱原来早已变了味道。

小周后在娥皇病重之时悄悄地进了宫。

史书称:“大周后病重,一日,见小周后在宫中,惊曰:‘汝何日来?’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对曰‘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陆游《南唐书•昭惠传》)

病中的女人本就敏感,更何况是一向爱美又得丈夫专宠的娥皇。

在看到自己的容颜苍白如纸,而青春年少、美丽天真、光彩耀人的妹妹出现在宫中的那一刻,聪明如她似乎全都明白了。

她明白自己的容颜早已经凋零成秋般萧索枯黄,而妹妹却正值青春年华,美貌如春天般绚丽耀目;明白自己的丈夫已经移情别恋,自己的容貌再也不能让丈夫的目光闪烁出痴迷的光芒;明白自己的生命亦不久矣……

这打击是致命的,却又无力回天,她只有转过身去,至死面不外向。

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她蜷在床帐之中偷偷流泪的样子。

“至死,面不外向”,也许这是她唯一能表达的气愤与反抗,亦或者是她不想让自己憔悴的容颜留在丈夫的回忆里,这是她唯一能在弥留之际保持的自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天学国学 » 诗词中那些生死相隔的爱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