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亭论辩:“之”字其实就4种写法

我把刚从《兰亭序》里整理出的二十个“之”字(连落款,实为二十一个)的写法发给他们几个看,说世人都说兰亭里的二十个之字,无一相同,照我看也就四种写法。然后墨池问我:“研究这个干嘛?研究笔法重要过写法!”我回答说闲的,周围都是斗地主的声音,觉得安静,安静的时候最适合做些归纳、思考类的活儿。

兰亭序

兰亭序

作为天下第一行书,不管你学或者不学书法,或多或少都会听说过《兰亭序》。按我说,就像长江和黄河一样,书法一共就分为两大河流,,一支是以二王体系传下来的长江,颇为优雅、淡定和从容;另一支是以颜柳为筋骨,以气势磅礴见长,犹如黄河般,奔腾不息,气吞万里。历朝历代,研究、临摹兰亭的人不计其数,王氏父子这两尊大神,不知让多少人皓首穷经,寒来暑往的。兰亭甚至在建国初期还引起了一场大论辩,在中国近代书法史上影响甚大。在当时特定历史氛围下,郭沫若那篇两万余字的《由王谢墓志的出土论至〈兰亭序〉的真伪》引起了极大的震动,甚至惊动了高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自行了解。这场有关兰亭大讨论的文章,后来也结集出版了,书名叫《兰亭论辩》,书我是没找到,但电子版找到了,还是繁体字呢,还没看完。

也不知道谁最先提出兰亭里这二十个之字的不同,我能找到最早论述的似乎就是米芾 所言:“之字最多无一似”。确实,这些之字都各有不同的体态及美感,就好比“人不能一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世界上为什么没有同一片树叶”一样,谁又能确保同一个字,每次都写得一样呢?没有人否认《兰亭序》的精妙和不可复制性。二十个之字的形态各异并不是故意写出来的,而是笔随神飞,所到之处,神融笔畅、畅无不适,随意而自然,充分展现了大王的深厚功力和不凡气度。可是,它只有四种写法!每个字在全文中的位置也均列出,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高手指点。

第一种:如下图,共四个,用笔自然,近乎楷法,捺笔始于圆头,结体恬然,充满端庄之美。

兰亭序“之”字

兰亭序“之”字

第二种:如下图,共七个,落笔之点,犹如高空坠雨,形态优美;提点牵丝;撇笔似有万钧之力,斜刺而出,捺画收笔急促。

兰亭序“之”字

兰亭序“之”字

第三种:如下图,共六个,落笔轻盈,充满动感,捺笔如轻舟飞跃万重山,畅快淋漓。纵观全字,犹如九曲十三弯,惊险不失潇洒。

兰亭序“之”字

兰亭序“之”字

第四种:如下图,共三字,除了第一个落笔轻盈外,另外两字钧是重墨,其中第17行“向之所欣”的“之”字为将笔误之“今”改正,故而笔墨很重,用粗笔盖住,字实际以楷法为主。此三字的共同点是捺画雄健有力,重笔托住全字,十分沉稳。

兰亭序“之”字

兰亭序“之”字

所以,我认为,《兰亭序》中的“之”字,尽管形态各异,皆因书者真情流露,信笔由缰,轻松自然的状态下挥洒而出的。它的形态不相同并不是故意为之,为了不同而不同的造作之作,显然不能相提并论。书法讲究的是自然之美,同样的字或者同样的部分,写得同也好,不同也好,比如这个对联:“寄寓客家 牢守寒窗空寂寞,迷途远避,退还莲迳返逍遥!”,十一个宝盖,然后再十一个走之,写吧,为了变化而变化,那不得累死?

附兰亭序全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晤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取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公众微信:每天学国学  独孤飘雪/文
qrcod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天学国学 » 兰亭论辩:“之”字其实就4种写法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