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堪冷落清秋节

国学,纳兰词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很忙,反正时间都被各种事情吞噬了,什么也没有写,空空荡荡的,有点不习惯。但我觉得貌似更像一个偷懒的借口。人都一样,只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不会为自己要努力去找理由的。

搬家的第二天中午,我从小美人那里借来了一本书,书名为《当时只道是寻常》,书的内容是赏析纳兰容若的词的,封面有点旧,有点粉色有点紫色,很安静很古典,和书的格调很般配。我很奇怪她竟然喜欢看这样的书,我很少看到有人爱看诗词一类的诗的,特别是古诗词。读古诗词读的是一种心境,在这个快餐阅读垃圾阅读到处充斥着人们的精神生活的时代,不是那么容易安安静静的去品读那些‘ 风也萧萧,雨夜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的宁静的。

打开扉页,我立刻深深的被安意如那段浸淫着浓浓的古韵、散发出淡淡清幽的文字给吸引住了。她说“从什么时候起,看很多事都像行在吴越小城里巷的长廊,偶尔转过脸去看廊下细细的水滴或低头看廊地上折转的光阴——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不太容易激动的人。也许是因为懂得了可以循借着文字,慢慢找到内心需索的光亮……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我觉得仿佛就是我的写照。想起了在苏州的那几天,我竟然是淡定如斯。习惯了一个人去欣赏着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习惯了悲欢离合,见惯了秋月春风,转过身去,看到青石板路上印下的一行足迹,也就那么的淡然了。那些日子里,我一路怀想着世事的悲凉,然后轻叹着,人来人往不过是我笑斯人,斯人笑我罢了。

第一次接触纳兰容若的词还是在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里,书中多处引用他的词。那时候还小,课本上也没有一首是关于纳兰容若的词,作为清代第一词人的,他那旷古绝伦的文字竟然是在武侠小说中开始领略,不知道这是不是应试教育的悲哀?经常是这样,很多名家,如果我们的语文课本上没有他的作品,那么就会有很多人连人名都没听过,更别说读过他的作品了。我喜欢读闲书,什么都读,后来细读《红楼梦》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会想起纳兰容若,我甚至认为贾宝玉就是纳兰容若,纳兰容若就是贾宝玉,他俩实在太像了。纳兰容若是一个至情至性的男子,俊雅,深情,文武双全,可他心里只住得下那一个女子——他的妻子卢氏。或许是情深不寿,他们只有三年时光,令人哀绝。抑或这就是命运吧,有人说,命运最残忍的地方,不在于使你与某个人分离、破灭某个幻想、淡漠某段感情,而在于它使你与某个人分离、破灭某个幻想、淡漠某段感情之后,却让你清晰记得你曾有过那样的伴侣、幻想与感情。

纳兰容若生于皇室贵胄之中,其父纳兰明珠,官至太傅(相当于宰相),权倾朝野,独揽朝政,与后来的和珅不相上下。他自幼熟读经书,后来年纪轻轻就成为康熙帝的御前侍卫。用当前的话来说是富二代,官二代,他一生没有受过什么波折,可是他的那些词却是一片悲恻情调,不是“愁”字就是“泪”字,抑或是“恨”字,满篇辛酸泪,哀怨之情从不消停。他的词得到了同代及后世词人的高度评价,陈维崧说他的《饮水词》堪比南唐二主(李中主李璟、李后主李煜),王国维更是大赞他是“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和他的词一样,纳兰容若是个矛盾的综合体,身为满人,却醉心于汉文化;骨子里是个文人,却干的事武将着行当;他人在仕途,却一生为情所累……

纳兰容若的词很美,美得让人心疼。我一直很骄傲,甚至狂妄,但还是被一个三百年前的人的才情所折服了。在短暂的一生里,他的每一首词,都是幽凉哀婉,沉郁萧索的。我以为,一个人在心境澄净的时候,灵魂深处的思绪才会如溪流般淌出,那些积存在心底的郁结在排遣不开的时,沿着笔尖,一滴滴的落在纸上,尽情的燃烧着自己不世出的才华,是“泪咽却无声”还是“心字已成灰”?只道“难尽寸裂柔肠”!夜很深了,我不想睡去,只想寂寞地守侯他的那份忧伤,尽量去感同身受。 他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心人易变;他说,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他说,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俊才如斯,哀怨如泣,红颜薄命,纳兰词读着让人心碎,潸然地泪下。

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纳兰容若一生都在“离别”中度过,不管他和和雪梅如何的苦苦哀求,最终他们的恋情还是被父母的损招强行拆散了,和妻子至真至美的爱情也只能化为声声啼血,字字连心的文字。薄命如斯,低徊怎忘?纳兰容若在词中常自称薄命,不料竟成“词谶”,他后来真的短命,三十一岁就华丽的谢幕了!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如果不曾清醒,是否就能逃过人生的残酷?

公众微信:每天学国学  独孤飘雪/文
qrcod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每天学国学 » 当时只道是寻常 那堪冷落清秋节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